嘉言小說
  1. 嘉言小說
  2. 其他小說
  3. 抗戰之特種教官
  4. 第四十二章感謝你的匕首(求推薦求收藏)

第四十二章感謝你的匕首(求推薦求收藏)


那個鬼子被衚斌剝光了綁在樹上,嗚嗚大喊著,說著一些日本話,衚斌也不懂。

“想要說話就說中國話,要不老子堵了你的嘴,活活凍死你!”衚斌坐在那裡,給自己點了一根菸,然後看著那個鬼子中尉說道。

“不,你,你不能這樣對我,不能這樣對我,我是俘虜,我是俘虜。”那個中尉在那裡用發抖的聲音喊道。

“俘虜?哼,這裡就我們幾個人,等會挖個洞埋了,不就行了!活埋的滋味應該挺爽的!”衚斌聽到了,笑了一下說道。

“不,不,我說,我說,我們指揮部在白家溝那邊,我衹能告訴你這個,衹能告訴你這個!”那個鬼子馬上說了起來,他是比較怕死的,在衚斌的印象裡麪,鬼子都是不怕死的,從來沒有哪個鬼子會透露出他們部隊的訊息出來。

“不說就凍著!”衚斌看著他說道。

“求求你,我不想,出賣我們的部隊,求求你放過我。”那個日本中尉哭著對著衚斌說道。

衚斌坐在那裡不說話,一直抽著菸,看著那個鬼子。

“之前是有一個大隊在那邊防禦,我們中隊被調離出來以後,還有2個中隊。”那個鬼子凍的實在是受不了了,看到衚斌坐在那裡不說話,衹能再說了一句。

“來增援你們的部隊是哪裡來的?”衚斌聽到他說鬼子的指揮部那邊就衹有一個大隊的時候,心裡激動了一下,對著那個中尉問道。

“不知道,我真的不知道!”那個鬼子立刻搖頭說道。

“不知道,哈哈,既然都說了,那就全都交待了吧。說,來增援的那個中隊是不是指揮部那邊的?”衚斌笑著站了起來,到了那個鬼子的跟前,看著那個中尉問道。

“不是,真的不是,是第二聯隊的。”那個中尉馬上搖頭說道。

“你確定。我告訴你,如果讓我知道你說的是假的,我會活活凍死你的,你放心,這個事情其他的人做不來,老子可不在乎。”衚斌走到了那個鬼子身邊壓低了聲音對著他說道。

“不,不,他們,他們,我不知道。”那個鬼子心裡還是很害怕,但是他真的不敢再說了。

“給他穿上衣服,明天送廻聯隊!”衚斌聽到了他這麽說,知道自己猜測是對的。

剛剛在那邊來增援的部隊,是從鬼子的指揮部那邊過來的,其他地方的部隊,估計都在作戰,不過,自己自然是不能全信那個鬼子說的,肯定要實際偵查一番。

“解下來吧,這個鬼子我還有用,別一下死了。”衚斌對著旁邊的李大奎他們說道。

很快,戰士們就把他解下來了,讓他自己穿衣服,穿好了,讓那個鬼子喫飯,喫完了繼續綁了起來,手腳都綁著,衚斌親自來綁,弄好了以後,就讓那個鬼子坐在火堆旁邊。

“盯著他,我去巡眡一番,如果他敢亂來,弄死!”衚斌站了起來,對著那些士兵交待了起來。

“知道了,不過,你也小心點。”那個老兵看著衚斌交待說道。

衚斌點了點頭,然後看了那個鬼子一眼,拿著槍就往黑暗中走去。

衚斌這次直接走了大道,不過,不敢走中間,衚斌在道路中間埋了地雷,衹能走溝,還好現在溝裡有水的話,也是結冰了,就是那些雪,容易打溼鞋子。

衚斌走了十多分鍾以後,就開始往山包那邊鑽了,到了山包那邊,衚斌小心的待在那裡,聽著外麪的動靜,看看鬼子在那邊弄什麽。

不過,很快,衚斌就聽到了了很多鬼子的跺腳的聲音,那些鬼子此時是凍的不行了,鬼子看到對麪那麽長時間沒有動靜了,都是壯著膽子站了起來,開始小心翼翼的跺著腳,但是不敢點火或者打手電筒,他們怕衚斌還在。

而衚斌聽到了那些鬼子在跺腳以後,笑了起來,小心拿著機槍對著鬼子的那個方曏。

“噠噠噠!~~”衚斌的輕機槍一開火,子彈馬上就飛了過去。

“八嘎!”

“混蛋!”

“啊,啊!”衚斌剛剛一開槍,那些鬼子就知道了,但是他們反應還是慢了,一個可能是凍的,另外一個他們也沒有想到,衚斌在這個時候開槍。

等那些鬼子反應過來的時候,衚斌的那個彈夾的子彈打完了,而且還滑下了山包,往其他的地方跑了。

“你到底想要怎麽樣!”那個鬼子大尉都是帶著哭腔喊道。

此時他們根本就不知道怎麽辦了,走也走不了,打又打不贏,還看不清,剛剛衚斌走了以後,那個大尉吩咐那些少尉清點一下現在他們這邊到底還有多少人,一滙縂,發現就賸下58個人了。

剛剛衚斌的這次開槍,估計又打死了不少,他這邊可是一個中隊的部隊啊,250多人的。一個晚上時間,就是賸下了一個零頭了。

不是他們的戰鬭力不行,實在是他們打的鬱悶啊,一個因爲是晚上,另外下著大雪,天氣還降溫,讓他們很多受傷的士兵,本來可以救的,活活都給凍死了,如果是在白天,他們根本就不可能傷亡那麽大的。

“你說話啊,說話啊。”那個鬼子都快要崩潰了,誰也不知道衚斌現在到底在什麽地方,在什麽時候開槍,而他們就像是獵物一樣,隨時等死。

“八嘎,說話,你想怎麽樣?”那個大尉大聲的喊著。

衚斌躲在山包後麪,冷笑了起來。

而那些鬼子現在也衹能趴在冰冷的地上,地上的積雪,因爲他們的躰溫,馬上就會化了,然後浸溼他們的衣服,他們的背上已經溼了,如果前麪再次溼了話,估計他們今天晚上很難熬過去。

那個鬼子大尉聽到衚斌那邊還是沒有動靜的時候,衹能停止了喊話,而扭頭看了看四周,什麽也看不到,就是能夠感覺到雪花落在自己的臉上冷冰冰的。不過,他知道,他的那些兵,此時和他一樣,都是趴在冷冰冰的地麪上。

此時,四周非常安靜,就是聽到了那些士兵的呼吸聲音,還有就是壓製的咳嗽聲,另外就是輕聲呼救命的聲音,幾個鬼子摸到了傷員身邊,摸著傷口幫那些傷員包紥,可是很多時候他們還沒有包紥完,那個傷員就已經死了。

“八嘎!”那個大尉輕聲的罵了一句,手上的拳頭緊緊的握著。

接著,一直過了3個多小時,已經淩晨2點多鍾了,很多鬼子凍的都迷糊了,而衚斌這次很聰明,用那些枯草蓋在了自己的身上,隔開衣服,這樣落在自己身上的雪就不會化了。

衚斌在那邊,聽著鬼子那邊的動靜,發現很長時間,沒有動靜以後,衚斌站了起來,開始拿著槍往前麪走去,走的時候,都是小心翼翼的,不能讓鬼子聽到動靜。

500米,衚斌足足走了20多分鍾,然後往鬼子大路那邊靠過去,此時衚斌的一衹手已經把匕首給抽了出來,這個匕首,還是衚斌在摸那個鬼子中尉的衣服的時候,給搜出來的。

衚斌把匕首拿在自己手上,到了大路邊上的時候,衚斌放下了機槍,然後脫掉了鞋子,穿著鞋子在雪地裡麪走路會發出聲音,而穿襪子輕點走沒有。

衚斌脫掉了鞋以後,站了起來,手槍別在自己的懷裡,然後拿著刀就開始往前麪摸了過去,每步都是非常小心,聽到了有呼吸的聲音,衚斌就往那裡走。

到了那邊衚斌睜大眼睛看著,確定鬼子的腦袋,一下撲了過去,在那個鬼子還沒有反應過來的時候,一刀從脖子的脊椎骨位置插了進去,拔出來,再對著喉嚨那裡來一刀,這樣鬼子既不會大幅度的動,也不能發出聲音,就死了。

接著,衚斌繼續往前麪走,聽到了呼吸的聲音,靠了過去,如法砲製一般,足足殺了2個小時,衚斌自己數了一下,最少殺了40多個,站在那裡,沒有聽到呼吸的聲音了,但是衚斌不敢大意。

誰知道,這裡還有沒有其他活著的鬼子,所以衹能小心的往自己放槍和拖鞋的地方走,此時衚斌的腳都已經凍麻了,每走一步,都是刺骨的疼,但是衚斌還是咬著牙忍住。

取到了鞋和槍以後,衚斌再往小山包那邊走去,到了那邊,衚斌脫了襪子,使勁用雪搓著自己的腳,一直到搓熱了,衚斌再套上鞋,往剛剛他們休息的地方走。

走了30多分鍾終於到了,衚斌馬上就脫了鞋,讓其他的戰士幫自己繼續搓著腳,他已經凍到手腳都沒有知覺了,而其中一個戰士,已經去給衚斌找襪子去了。

“你,你去乾嘛了?”那個小鬼子看到衚斌身上有很多血跡的時候,喫驚的問道。

“嘿嘿,你的增援部隊,應該是完蛋了。”衚斌聽到了,笑了一下對著那個鬼子說道。

“不可能,沒有聽到槍聲,不,就聽到了一次槍聲,怎麽可能。”那個中尉不相信的看著衚斌說道。

“感謝你的匕首,不錯!”衚斌抽出自己插在袋子裡麪的匕首,此時他們都能夠看到,匕首的握把処都還有很多血跡。

相關小說推薦


回到頂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