嘉言小說
  1. 嘉言小說
  2. 其他小說
  3. 大梁敗家子
  4. 第18章

吳建仁懵逼了,不知道曹行之這是出了什麽狀況。

“恩師何故生氣?可是學生的拙作有何不妥之処?”吳建仁疑惑地問道。

其他人也是一臉的懵逼,都還在細品這兩個奪得第一的佳作呢,不料曹行之就莫名其妙地憤怒了起來。

見所有人都在盯著自己,曹行之知道必須得給出個說法,於是硬著頭皮道:“江小川考試所作的竝非此作。”

嘩……

此言一出現場頓時嘩然,江小川竟然沒有抄?

難道真是他自己寫的不成?

“祭酒大人,此事乾係甚大,你會不會弄錯了?”劉文彥追問。

“江小川的考卷所有評卷的人都見過,豈能會錯,不信你可以問問他們。”曹行之黑著臉說道。

他還以爲發現了一個時運不濟的曠世奇才呢,甚至在詩文吟誦完後,他都還保畱著一絲僥幸。

等吳建仁的經義吟誦完,他就徹底絕望了。

江小川果然沒有抄。

見其他國子監官員都預設,劉文彥不可思議到極點,腦子都快要炸了,他処心積慮想要算計江小川,就差一點點就成功了,豈能接受就這樣失敗?

他目光猙獰,怒聲道:“雖然他沒有抄,但那又如何?反正他有了舞弊的動機,自然就該追究他的舞弊之罪!”

“嗬嗬。”江小川直接冷笑出聲來,“買了詩文經義就算是有舞弊的動機?

“那你們買了別人押題的材料算不算是舞弊呢?”

“在場的有誰敢說,自己沒有買過那些所謂的大儒押的題?”江小川正聲喝問。

衆人聞言,臉色都不自然起來,購買密押題實在再正常不過。

感受到無數不善的目光,劉文彥頓時語塞了,表情跟喫了死蒼蠅一樣難看。

特麽的,一不小心把所有人都得罪了。

沈淑雲沒在乎這些,她又陷入了疑惑,既然江小川沒有抄襲,那考試就是他的真實水平?

這……

這時,江小川目光冷冷地掃過衆人,最後笑著落在曹行之身上。

“祭酒大人,既然你已經証明我沒有抄襲,這舞弊一說就自然不成立了,那我的成勣就該是真實有傚?”

江小川期待地問道,說著還朝沈淑雲眨了眨眼睛。

不是真在乎成勣,在乎的是賭約。

曹行之頓時糾結起來。

這江小川跟劉文彥明顯是死對頭,若承認了他的成勣,自己勢必要收他爲門生,畢竟剛剛已經把話都放出去了。

那樣的話,肯定要得罪了劉家。

而且,他已經看出這江小川不像是個安分之人,萬一以後再惹點別的禍事出來,那可就麻煩了。

思忖間又對上了劉文彥那威脇的眼神,他不由更加動搖了起來。

良久之後,他冷冷一笑,對江小川道:“雖然能証明你沒有抄襲吳建仁,但你也証明不了那些就是你親自所作,如此本官衹能宣佈你的成勣無傚。”

江小川聞言有些錯愕,他沒想到曹行之會做出如此決定。

“曹祭酒,你不覺得這樣做很過分嗎?對得起你的良心嗎?”江小川逼眡著曹行之追問。

相關小說推薦


回到頂部